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看懂这个故事的请留言】

  张倩睡得正香,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声响,她迷糊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是手机铃声。拿起手机一看,是姐姐的号码,她按了接听键,电话里传来悦耳的歌声,是《香水有毒》。

  张倩心想,大半夜的,姐姐把电脑音量开这么大,也不怕影响邻居休息。她略带不耐地问:姐,什么事啊?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才听见姐姐说:没……没什么事,姐姐不在你身边时,要照顾好自己。

  姐姐的声音很微弱,张倩有些担心,问道:姐,你又要出差?不舒服的话就请假休息几天,别累坏自己。我马上就毕业了,等我找到工作,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姐姐有气无力地说了句:倩倩……你要保重……就不再说话。

  张倩又喊了几声姐姐,话筒里再没有姐姐的声息,只有胡杨林还在声嘶力竭地唱: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

  那声音像一个梦靥,从此夜夜纠缠在张倩的梦里。

  星期天上午,张倩从噩梦中惊醒,疲惫地爬起床,已经10点多了。她想起和陈家明的约会,顾不得吃东西,匆匆洗了个澡,就开始涂脂抹粉。装扮停当,她拿起梳妆台上的香水瓶,在自己身上喷了些香水,香气悠悠散开,一室风情。

  11点时,门铃声响起,张倩打开门,陈家明走了进来。看到盛装的张倩,陈家明眼睛一亮,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最后把目光落在她的胸脯上。

  张倩脸一红,伸手在陈家明肩膀上捶了一拳,陈家明顺势把她拉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说:上次你说身体不适,让你逃脱了,现在好了吧?可别再找什么借口了!

  张倩红着脸说:你怎么一见面就想欺负人家?

  陈家明嘿嘿一笑:你约我来,还打扮得这么漂亮,不就是想让我欺负你吗?说着把她拦腰抱起来,扔在床上,随即扑了上去。

  张倩闭着眼睛,任由陈家明在自己脸上亲吻着,当陈家明把嘴巴移到她耳朵上,轻轻舔她的耳垂儿时,张倩的身子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

  陈家明感觉到她的异样,问道:怎么了?

  张倩娇笑着说:好痒啊,你怎么总爱舔人家的耳垂?

  陈家明呢喃道:那么你希望我舔你哪里?

  两人正在缠绵,门铃响了起来,张倩要起身开门,陈家明按住了她。门铃声持续了一会儿,终于停下来。陈家明刚要继续,张倩的手机又响起来。

  张倩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急忙接听:喂……我在外面和朋友逛街呢……嗯?你已经到我家门口了?好,我马上回去……你到小区南门口那家火锅店等我!

  挂断电话,张倩说:是我哥哥,从老家过来看我。

  陈家明不满地说:那我们……

  我们有的是机会!张倩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柔声说,我早晚是你的!陈家明只好无奈地离去。

  张倩来到火锅店,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已经等在那里。一见到她,男子就问:我没来晚吧?张倩摇了摇头,说:你去得正是时候,不早也不迟。

  男子说:我是掐着时间去敲门的,就怕你吃亏。要我说,对付这种色魔,就该狠狠地教训他一顿,省得他以后再打你的主意。

  张倩勉强笑道:我想他以后不会再骚扰我了。谢谢你出手相助,今天的午饭我请。

  男子摆了摆手,说:咱们是老乡,这点忙还不该帮?以后有什么事,打个招呼就行。

  第二天,张倩被警察请进公安局,原因是:陈家明死了。

  陈家明是口服毒芹毒素致死。毒芹毒素从服用到毒发需要30分钟至2个小时,而陈家明死前的几个小时里,曾经到过张倩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对张倩十分不利,那就是张倩的职业:她是医院药剂科的护士,普通人很难搞到手的毒药,她却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

  面对警察的质疑,张倩没有辩白,她只提供了一个证据:在她房间床头柜的抽屉里有一张光盘,那张光盘可以证明陈家明的死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警察拿到光盘,那上面是陈家明进入张倩房间后的完整录像。根据录像显示,陈家明在张倩家里只待了不足十分钟,在这期间,他没有吃过一点食物,也没有喝过一滴饮品。

  办案人员看过光盘,并没有消除心中的疑虑,问张倩:你为什么要在房间里安装摄像头,并把陈家明和你亲热的过程录下来?难道你预料到陈家明会死?

  张倩回答:你们既然能找到我,想必已经调查清楚我跟陈家明的关系了。我刻录这张光盘,就是想留下证据,以便将来逼他和他老婆离婚。

  破坏别人家庭是不道德的行为,但是为了洗脱自己的杀人嫌疑,张倩也顾不得了。张倩的嫌疑被排除,警方把注意力放到陈家明死前见过的另一个人身上——陈家明的老婆罗旭。但是经过调查,警方没有查出任何不利于罗旭的证据。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警方意外地发现,市反贪局也在暗中对陈家明进行调查,因为他涉嫌一起重大贪污案。因为没有证据表明陈家明是他杀,此案最后被定性为畏罪自杀。

  陈家明的葬礼上,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她前来吊丧,却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外套,在人群中格外显眼。罗旭自然注意到了那个女人。没等她走到灵前,罗旭就拦住了她,挥手在她脸上掴了一掌,嘴里还骂道:贱人,你还有胆子来?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

  被打的女人正是张倩,她摸了摸火辣辣的腮帮子,笑道:陈太太,消消火,把自己气病了不划算。我们彼此仇恨,无非是为了那个男人,现在他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恨的?

  罗旭怒道:你这个贱女人,如果不是你勾引他,说不定他现在还好好的。我们家不缺钱,他贪污,就是为了养你吧?

  张倩微笑道:陈太太此言差矣,如果陈家明是一枚指南针,那么不管我怎么引诱,他都不会迷失方向。他之所以被我勾引,说到底,还是他自己不够坚定。即便没有我,还会有别的女人,被人引诱是早晚的事。

  罗旭冲过来拽住张倩的头发,一边厮打,一边骂道:勾引别人的男人,还勾引得理直气壮,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

  几个来吊唁的客人忙上前把她们分开,张倩的脸上已经被罗旭抓出几条血痕,她却毫不在意.只是用袖子擦了擦脸的血迹,冷笑着说:陈太太,难道你就没有做过第三者吗?难道你就没有勾引过别人的男人吗?

  罗旭听张倩这么说,微微一呆,不知心中想到了什么,愣在那里。张倩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向门口走去。罗旭追上去几步,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张倩哼了一声:我什么都知道。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