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喷喷的包子

  香喷喷的包子

  小镇西首公路旁有个包子铺,老板姓韩,大大的脑袋,一副憨厚像,人称老憨。老憨人憨,做的包子也憨,个大、皮薄、馅多,才卖五毛钱一个。因此老憨的包子铺生意总是很红火。

  上门的都是客,老憨对每个买包子的人都热情招呼。尤其对过往的司机,更是照顾有加,少几个零钱也没关系,买得多了往往再搭上一个。对此,儿子小军很是看不惯。他对司机打心眼里有一股憎恨,八年前,他的左腿就是被一个醉酒司机轧断的。

  小军断了一条腿后,就有点破罐破摔了,高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每天除了泡网吧就是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喝酒打牌。老憨让儿子帮忙卖包子,小军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为儿子,老憨操碎了心。

  进入腊月,一场罕见的大雪从天而降,把所有的道路都封住了。老憨的包子铺也冷清下来。是啊,这么大的雪,谁还出来买包子呢。看着面前一大坨面和一盆菜馅儿,老憨愁眉不展。小军出去转了一圈儿,回来说:爸,我看这雪没大下头了,雪一停就会有人来买包子,咱们赶紧包包子吧。老憨点点头,包就包吧,要不这些面和菜馅就糟蹋了。

  父子俩一个擀皮儿,一个包馅儿,时间不长就包完了。架在锅上蒸的时候,一个穿蓝工装的年轻人走进来,开口就要两百个包子。

  老憨喜出望外,包子刚做好,就来了个大主顾!他一边从笼屉里夹包子,一边问蓝工装要这么多包子做什么用。蓝工装说他是宏达服装厂的,雪大路滑,工人回不了家,厂里管饭,两百个包子怕还不够吃呢。

  两百个包子装了满满一簸箩,蓝工装一个人带不走。小军自告奋勇帮蓝工装送过去。老憨担心地说:小军,路这么滑,你那腿行吗?小军的左腿断了后,装上了假肢,走路一瘸一拐的。小军不在乎地说:没事,比您走得还稳呢!看着儿子和蓝工装抬着簸箩消失在雪地里,老憨忽然觉得,儿子懂事了。

  正如蓝工装所说,两百个包子果然不够吃。不到一个钟头,两个人就抬着空簸箩回来了。老憨这个乐啊,大雪天阻挡了零散顾客上门,他的包子铺却变成了服装厂的专供食堂。于是,老憨招呼儿子和面、拌馅,又赶做了一簸箩包子,帮蓝工装送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大雪一直时断时续地下,老憨的包子铺却始终繁忙。因为那个蓝工装每天都来买几簸箩包子。小军每天都帮蓝工装送包子。老憨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一直以来,儿子是他的一块心病,如今看到儿子变得如此能干,他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五天后,大雪终于停了下来,路面上的积雪足有半米厚,车辆依然无法通行。中午,一个袖口上沾满油污的中年人从远处走过来,围着笼屉转了一圈儿,问包子卖多少钱一个。老憨笑呵呵地说:还是老价钱,五毛一个。中年人似乎有点不相信,要了两个包子,待确认果真只收他一块钱时,马上又从兜里掏出十块钱,要了二十个包子。中年人的举动令老憨费解,他摸着大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中年人走后不久,又陆续来了几个司机模样的人,他们买了很多包子。其中一个悻悻地说:没想到这儿还有家包子铺。那俩小子也忒黑了,和这包子一样大小,竟然卖五块钱一个,简直是宰人啊!另一个说:他们卖的包子,兴许就是从这里批发的呢。第三个人似乎受到启发,对那两个说:要不,咱们也从这里批发包子回去卖,就是卖两块钱一个也不少赚啊。他的提议立即遭到同伴的反对:拉倒吧,这趁火打劫的钱,还是不赚为好。几个人说完,踩着厚厚的积雪向南走去。公路的尽头是305国道,看来,他们的车困在那里了。

  望着那几个人远去的背影,老憨心里一翻个儿:他们所说的卖高价包子的那俩小子,不会是小军和蓝工装吧?

  第二天,那个蓝工装又来了,依然要了满满一簸箩包子,小军依然要帮他送过去。老憨试探地说:小军,这次我帮他送过去吧,你送了这些天,也该歇歇了。小军忙说:不累不累,有我在,哪用得着老爸亲自出马呀。蓝工装也说:还是让小军送吧,这些天,我们配合得可好了。说完,两人匆匆抬起簸箩走了。

  老憨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关了包子铺的门,悄悄跟在两人身后。果然,小军和蓝工装没有去宏达服装厂,而是径直奔305国道而去。远远地,老憨看见,国道上被大雪困住的汽车排成了长龙,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小军和蓝工装抬着包子走到汽车中间,就大声吆喝起来:卖热包子啦,五块钱一个,快来买啊。

  五毛钱一个的包子,抬出几里路,价钱就翻了十倍!但是再贵也有人买,困在这里五六天了,能吃的东西早吃完了,不买就得饿肚子。人们呼啦围上来,正要掏钱购买,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大喊:慢着,这包子不卖了。

  说话的正是老憨,他挤到人群里,把簸箩里的包子重新盖好。人们以为他不让卖是想涨价,纷纷说:都五块钱一个了,还要涨价,也太缺德了。

  老憨望了望小军和蓝工装,接着刚才的话茬说:听见了吗,司机师傅骂你们缺德了,要我说骂得好!人家天寒地冻被困在路上,缺衣少饭,正是需要救助的时候,你们却趁火打劫卖高价包子,不但是缺德,简直是没有人性!

  爸,要说缺德,有人比我过分。小军拍了拍他的假肢,说,我这条腿就废在一个无德司机手里,他把我撞伤后逃之夭夭了,如果马上送医院救治的话,也许保得住呢。老憨扬了扬眉毛:你说得不错,那个肇事逃逸的司机确实无德,但是后来又有好多热心司机帮助了咱,你可知道?

  小军一愣,老憨接着说:那年,你被撞伤送到医院后,由于失血过多,必须马上输血。但你的血型很特殊,血库里的存血不足,我和你妈的血型又都配不上。医院随即联系稀有血型志愿者,最后在媒体的帮助下,分别在长春和兰州找到两名志愿者。十万火急,两名志愿者得到消息后,分别从各自的城市乘飞机赶来。飞机到达的时间是夜里,是出租车司机师傅把两名志愿者送到医院,才救了你的命……

  老憨说完停顿了一下,又面向众人说:各位司机师傅,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这几天所做的事,对不住大家,更对不住当年帮助我们的热心司机。今天这些包子就不收钱了,权当向大伙赔礼了!说着,老憨一面给大伙分发包子,一面吩咐小军和蓝工装,把这几天多卖的钱退还给大伙。

  热腾腾的包子递到每个司机手里,顿时,香喷喷的包子味,在堆满积雪的305国道上弥漫开来,久久不散……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香喷喷的包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