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哑巴芬儿

  善良的哑巴芬儿

  民国年间,野山坳这个地方还没有多少人家,山上山下稀稀落落只有十几户。 有一阵子,山上老是有野猪出没,糟蹋了不少庄稼。张桂生为了护住自己手上的那几亩玉米地,在地头上挖了一个陷阱。想到活着的野猪实在难对付,他还在陷阱坑底插了许多匕首大的竹签,削得尖尖的,特别锋利。说不定今天会有野猪掉进去,要是被戳死了,还能有野猪肉吃。 过不了多久,张桂生和梅红妮就要成亲了,这样一来,岂不是还能省下了买猪肉的钱? 他想得挺美,可是当他来到陷阱边的时候,往里一看,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坑里是个死人,那是村里外来户周大杭的尸体。一根大竹签从他的咽喉处直穿而过,流了一大摊血。看样子是昨晚上没看清路跌进去戳死的。 接下来的事情,张桂生也记不清了。反正有一大群人围着他,他嘴里絮絮叨叨,把事情说了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说最关键的一句:我和他没冤没仇,不是成心想害他。 其实,大家都不怀疑张桂生说的这些话。 为什么呢?因为这张桂生对周大杭不仅没有仇,甚至还可以说有点小恩。当初周大杭从外地带着媳妇芬儿来到这里落脚,是张桂生收留了他们一家人。他们住的房子在山后,原本是张桂生家的一处旧房子。现在,为了娶梅红妮,张桂生没有跟周大杭要回房子,而是自己又盖了一间新房。这旧房子他就让给周大杭住了。 后来,张桂生还把周大杭请到自己的磨房里干活,给他开工钱。有了张桂生帮助,周大杭一家才在当地生活下来。 眼下,有好事的人已经把族长请来了。一起来的还有几位族里的长辈。他们查看了情况,商量了半天,最后族长拿了主意:这事儿得报官。虽说人不是你害死的,可要不是你挖那陷阱,人家芬儿也不会没了丈夫。 旁边的人听了,纷纷附和。族长让人押了张桂生,正准备走时,芬儿披头散发地冲了过来,拦住了他们。 族长急了,这芬儿莫不是想让张桂生给周大杭偿命吧!丈夫死了,家里没了顶梁柱,她和孩子以后的生活没了着落,这事儿是挺让人同情。可眼下,张桂生的罪行还不至偿命,可不能让她闹起来。因为芬儿平时就有些疯疯癫癫的,而且是个哑巴。 族长正要让人把芬儿拉开,谁料芬儿却一下子给族长跪下了。她一把扯住族长的手,用清清楚楚的声音说道:族长,千万别报官!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这哑巴芬儿,什么时候能讲话了?她不让报官,心里又是打的什么主意呢?大家面面相觑,搞不清这是咋回事。芬儿继续哭着说:族长,我求您了,您千万别把张桂生送官家去。 族长毕竟见多识广,比一般的村民脑子转得快。他说道:你是不是想让这事私了? 芬儿赶紧点头。 其实,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新鲜。毕竟人死了,就算是把张桂生送到县长老爷的警察署,花点钱打通门路也救得回来,最多蹲上几年大牢就又放出来了,可芬儿毕竟还要过日子,这样的处理结果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处。若是选择私了,让张桂生赔她一笔钱,她们孤儿寡母的生活也就有了着落。而张桂生马上就要成亲了,也不会因为此事耽误梅红妮一辈子的幸福。 族长和几个长辈一商量,大家也都认为私了是最合适的办法。只是,让张桂生赔芬儿家多少钱合适呢? 族长想了想说道:周家媳妇,我说个数,要是你觉得钱少,咱们再商量。你看给你家十八块大洋怎么样? 大家都静悄悄的,谁也没吭声。其实,族长还留着余量呢,他想好了,若是芬儿嫌少,就再往上涨涨,给她二十块大洋。再要多了,张桂生家也拿不出来。 可谁知芬儿牙一咬,大声说:我一文钱也不要。 芬儿的话,把大家吓了一跳。有人心想,她男人死了,一时接受不了,被气糊涂了吧?怎么可能一文钱不要呢? 族长也吃了一惊,可他也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断了这起官司啊。族长想了想,说道:你不要,不等于我们不给。要是不给钱,就等于欺负你这个外来人了,这不符合规矩。 我就做一回主,让张家凑够十八块大洋拿来,我再当个证人把钱拿给你,咱这事就算结束了,你看成吗? 芬儿没吭声。族长便让人叫来师爷,拿来毛笔和纸,写了一张条子。 条子的大致内容是:张桂生赔给芬儿家二十块大洋,此事就算了结,双方不能因为此事再生纠纷。 之所以再加两块大洋,是族长的意思,张家的人也同意了。可当张家往纸条上按了红手印之后,芬儿却拿起那张纸,一把撕个粉碎。 芬儿再次跟族长说道:以后,让张桂生经常给俺家帮帮忙,干干体力活儿就行。别的俺真的不要。 芬儿说完,转身走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善良的哑巴芬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