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难杂症找专家

  疑难杂症找专家

  常人的母亲脖子疼,头老是晕晕乎乎的,在村医疗站吃了几天药,也打了针,挂了点滴,可就是不见好转。这让常人十分着急,于是,他决定带母亲去市里的大医院去彻底的查查。

  这天,常人和母亲坐公交车去了县城。来到市医院门口,常人犯难了,这么大的医院,上哪儿看病呢?这时,一个医导走了过来,问道:“你是来看病的?”常人点点头。“看病先挂号。”“挂号?挂什么好?”医导见常人没来过大医院,就耐心的解释道:“你看,这外科,内科,妇科,儿科,五官科……分的清清楚楚,你看什么病就挂什么科呗。”

  常人没想到大医院看病这么麻烦,不如医疗站方便,人家只要你一说身体哪里不舒服立马就不是包药就是打针,多省事。他听医导说了半天,还是一脸的茫然。医导见状,接着问:“是你有病吗?”“不,是我母亲。”“她那儿不舒服?”“脖子疼,头有点晕乎。”“那就挂神经科吧。”说着,医导就把常人领到一队人后,让他排队等着挂号。

  常人往前一看,好家伙,前面还有一二十个人,这要等到啥时去,但也无奈,只好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候。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向常人打招呼:“老哥,你也来看病了?”常人转身看看那个妇女,发现不认识,嘴里哼了一下,身体往一旁挪了挪。

  那妇女却凑近常人,细声细语的说:“老哥,你在这儿等到啥时去,不如我给你介绍个专家,让他给阿姨看看。”说着把常人拉到一旁。

  常人狐疑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妇女,断定她无恶意,就试探着问:“专家看病,能成么。”

  那妇女见常人有了口缝,就进一步说道:“你不知道,如今这医院心黑着哩,光这个检查那个检查就的几百元。我看你是咱农村人,挣钱也不容易,花那么多冤枉钱也不值得。我也是农村人,过去就招过祸,所以才提醒你,要是城里人我还懒得说呢。”

  常人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好心人,原先的疑惑一扫而光,就叫上自己的母亲跟着那个女人走了。

  常人他们来到一个挂着振兴药店牌子的中药铺。一进门,那女人就和一个六十多岁,头发花白,带着一副花镜的老头打招呼:“王教授,这是我家一个老亲戚,麻烦你给阿姨看看。”

  王教授似乎很领情,站起来热情招呼道:“来来来,里边坐,让我先把把脉。”

  常人让母亲坐好,把右手放在桌子的脉枕上。王教授伸出左手,三个指头搭在常人母亲的手腕处,眯着两眼,若有其事地把起脉来。

  那位妇女见王教授看起病来,起身告辞道:“那你们先看病,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王教授正在把脉,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常人见那女人要走,急忙起身相送:“大妹子,你慢走,多谢了。”

  几分钟后,王教授把完脉,又看了看常人母亲的舌相,然后摘下眼镜,郑重其事的对常人说道:“你母亲这是神经衰弱,如果光吃西药打针,那是不行的。时间一长,还把脾胃吃坏了。”

  常人一听,觉得这教授就是不一样,说的头头是道,怪不得母亲这几天老觉得吃饭不香,没有食欲,敢情是西药吃的?想到这里,他迫不及待的问:“那怎么办?”

  王教授慢条斯理的说道:“所以,这一两副药很难凑效,得一段时间慢慢的调理。今天,我先给你开上十服药,如果太少,你们三天两头跑光车费就花不少钱,不划算的。”

  王教授想的多周到,常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他正要接过王教授的药单,不料王教授却不给他药单,而是直接自己就抓药去了。

  不一会儿,药抓好了,一算账,十服药,八百元。这让常人感到惊诧:因为他只带了几百元,如果付了药费,连回家的路费也没了。

  王教授见常人面露难色,就问他实际带了多少钱。常人只好如实相告。王教授倒也大方,他说:“这样吧,你就留过路费,有多少开多少。”

  常人还没见过这么好的医生,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千谢万谢的付了七百多元,拿上药和母亲想跟上离开药铺回家了。

  回到村上,常人见人就说,逢人便讲这次进城给母亲看病的事。不料有人却笑话常人道:“你娃挨了错还高兴的以为占便宜呢!”常人不服气的辩解道:“这咋挨错哩?”“就你那些药,治不治病姑且不论,光价钱就贵的怕怕。不信,你到咱镇上药店问问去。再说,到了医院不看病,却相信什么所谓的专家。实话告诉你,那女的就是个医托,专门给那个所谓的专家拉生意呢。前不久我就招了外祸了。”

  常人听人这么一说,一下子也明白了,顿时低头无话了。

  要知常人还会不会受骗,请看下一回《熟人讨好来帮忙》。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疑难杂症找专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