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张总

  老张张总

  老张还有个阔气的名叫张总。他呀上班时大伙都叫他老张没想到没叫上两年他就光荣地下岗了这没难道他大老爷们上哪还不混口饭吃。果不其然每两年他就混成了张总这张总虽然是个暴发户可是从房子到车从车到穿着样样不差。

  有人说张总你还差一样美女秘书那出去谈业务往出一带倍有派。

  张总知道听人劝吃饱饭的道理马上高薪应聘一位美女虽然没啥文凭可是当花瓶那是绝没问题。这一回张总的腰板挺得更直了有事没事都带着秘书天南地北的转悠秘书很快变成了情人变成情人之后的秘书不再安心做秘书了她要做正牌张夫人。

  张总只好回去和老婆商量老婆冷笑好呀她做正我下堂。不过有条件财产全部归我你轻身离开。

  张总为了美好的爱情欣然答应了孑然一身走出了家门。情人听说他离婚开心的在他脸上啪嗒亲了一口跳上车刚要出去庆祝。

  张总却苦笑道“车已经易主了我只剩下一个人。”

  “没事还有公司在。”情人嘻嘻地笑着。

  张总摇头道“公司也给我前妻了。”

  “那你还剩什么”情人跺脚。

  “我还有我我不再是张总我现在是老张你不是说就爱我这个人吗”张总微笑地张开了手臂让他的热情去点燃情人的心。

  情人果然扑来了怕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张总的脸上。

  张总愣了看着情人那张扭曲的脸不明白地问“亲爱的怎么了”

  “怎么了你以为我会爱上你这糟老头子呀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情人说完扭头就走。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妻子冷笑一声看着情人的背影说道。

  张总点点头从此心中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是老张还是张总能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身边这位张太太虽然她老了、不漂亮了可她一辈子都会对他不离不弃。

  这就是爱这就是生活未必浪漫却非常现实。大学是道奇怪的门没有人不想挤进这个门里一探究竟。

  可进入了这道门有些眩晕那些直直的白杨树下一对对携手的人影飘荡着爱的激情。

  小茹拿着行李站定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那栋水泥怪兽。她不知道属于她的那小间屋子在哪里。

  “同学你也是头一天报道”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她吃惊的回眸那是一张粉白粉白带着笑意的小脸正好奇的打量着她和她的行李。

  她用力的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楼号和寝室号。

  女孩听完尖叫了一声抓住她的手说“哎呀太好了你和我是同寝室的来快和我来。”一路上她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小茹只听明白了几句她是昨天到的寝室里如今就她一个人她怕的要死真想找人来作伴而她就来了。

  小茹的话很少可嘴角一直在上扬她喜欢这个自称柳雨涵的女孩俩人当夜就成了交心好友每日一起吃饭、上课、回寝室连如厕都一同前往后来的寝室姐妹说她们是连体婴儿小茹抿着嘴笑雨涵夸张的钻进她的被窝笑嘻嘻地说“这样才是名副其实的连体婴儿。”

  她夸张的动作引来了一阵嬉笑那晚她就真的赖在了小茹的床上。

  小茹第一次和人同睡虽然有些不便可也不好拒绝。

  小茹忍不住安慰自己能有这样的朋友是她的幸运。因为她从下就是孤单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便离她而去能够陪伴她的只有奶奶那双长满老茧的手和一声声的叹息娃你要长进你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就算对奶奶最好的报答了。

  可奶奶没能等到她出息一天奶奶太累了临去时还抓着饭勺想为她做饭。

  小茹想起奶奶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吓得身边的雨涵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着眼泪。嘴里哄着“别哭别哭……你这是怎么了”

  可越是劝小茹越是哭的厉害突然一阵悠扬的笛声传来悄默无声的打断了小茹的哭声她们同时抬起头一个男生靠在树上悠闲的在吹笛子那声音清脆动人让小茹忘记了哭泣。

  雨涵在了愣然间一笑跳到男生的面前说“你吹的笛子真好听。”

  男生淡淡的一笑笛声戛然而止深深的看了小茹一眼扭身走了。

  雨涵很快知道吹笛子的这个男生叫延吉大三文学系的校文艺组的组长。雨涵说这些的时候眉飞凤舞小茹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给她一点意见可心里却记住了关于他所有的消息。

  雨涵扬言要进文艺组可她在文艺方面并没有出彩的地方于是她只能拉着小茹小茹的歌唱得好雨涵说像极了百灵鸟的声音小茹其实不想参加文艺组她怕耽误学习她完不成奶奶留下的梦想。

  可她又不能看见雨涵失望的小脸她的心会像针扎一样的痛。

  小茹进入了文艺组雨涵可以名正言顺的粘在文艺组里泡着期望的只是能看见延吉一眼然而延吉的眼里根本没有雨涵他只会用轻柔的目光看着小茹紧低着的头。

  他期望能找到和小茹单独相处的机会可小茹恰好害怕这种机会如果友情和爱情放在一起她只会保护友

  情这是她的性格有些善良的懦弱。

  雨涵大咧咧的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知道她如愿了可以陪在好朋友的身边可以时刻看见心爱的人她变得满足快乐笑声永远像银铃一样撒在大伙的心里。

  渐渐的文艺组里的同学都喜欢上了雨涵的性格把她当成了开心果她也乐此不了的扮演者这个搞笑的角。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的关系变成了简单的三个朋友只是延吉看小茹的眼神更加执着雨涵看延吉的眼神更加火热。只有小茹她的眼神总是逃避着他们的目光茫然的看着白杨树下的那一对对的身影偶有叹息。

  在延吉临近毕业的时候雨涵突然变得有些伤感和游离她跑去和延吉表白可回来的时候眼睛却是红红的小茹的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迎过去抓住她的手雨涵使劲的甩开眼神变得厌恶和愤恨。

  小茹的手轻轻的抖动了一下一扭身跑了出去。她找了延吉大声质问他“你对雨涵说了什么你到底对雨涵说了什么”

  延吉的眼神淡淡的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么久难道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没有我没有……我怎么能没有……”小茹后退满脸的泪痕竟不知不觉说出了心里的话。

  一只手突然在她背后轻轻的一推她惊讶的回头竟看见雨涵站在她背后脸色有些苍白看着延吉又看了看她。说“既然有勇气说出来了就不要后退。”说完把她硬拉到了延吉身边悄然在她耳边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不敢接受延吉这就像为爱加上了枷锁放心我们永远是朋友你还是去掉那到枷锁不要在逃避了。”说完她默默的走了背影在小茹的眼里越拉越长。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张张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