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少佐

  刺杀少佐

  莫逆之交

  云山镇有户姓耿的人家,三代行医,深通岐黄。尤其是到了耿爷这第三代,名声更是如雷贯耳,寻常小病自不必说,就是各种疑难杂症,到了他手里无不药到病除。这天,耿爷正在院子里练八卦掌,儿子突然慌慌张张来报,说是驻扎在镇上的鬼子少佐川岛正在前厅等候。耿爷心里一惊,十天前他曾被请去山里,为抗日游击队队长罗大虎治病,莫非此事被鬼子知道了?耿爷心神不宁地来到前厅,不料川岛见了他深深一鞠躬,让随从奉上包装精美的锦缎和醇酒,说: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请先生笑纳。耿爷吃不准川岛这是什么意思,说:老夫治病从来只收诊金不收礼物。说吧,你哪儿不舒服?川岛笑道:先生,我不是来看病的,而是专程拜访您的!我非常喜欢中医,并一直在研习。但中医实在太深奥了,有很多地方不得要领,希望能得到先生您的指教。耿爷听了不禁哑然失笑:中医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国粹,博大精深,你们杀人放火的鬼子懂什么?但川岛根本不理会耿爷对他的蔑视,开始侃侃而谈自己接触过的一个奇怪病例,竟说得头头是道。

  耿爷不由来了兴致,说:看来你对中医的确做过一番研究。不过,中医重在实践,不知你脉切得如何?说着,有意伸出胳膊试他一试。

  川岛丝毫没有怯意,像模像样地用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分按耿爷胳膊上的寸、关、尺三部,轻按一下,又重按一下。在查看了耿爷的舌苔后,颇有把握地说:先生舌苔薄白,脉象浮紧,症状应为外感风寒,所以现在可能会感到头痛,身体发冷。不知我说得对不对?

  耿爷轻捻长髯不语,心里却暗暗吃惊。因为他昨晚的确受了凉,早晨起床后就感到头有点沉,刚才在院子里练八卦掌,就是为了发汗驱寒。看来,这家伙肚子里还真有些东西呢!不过,耿爷可不想和鬼子交往。川岛似乎看出了耿爷的心思,也不说穿,却掏出一张发黄的纸,恭恭敬敬奉上。耿爷疑惑地问:这是..川岛说:先生,这是我从长白山一位药农手里买来的,是专治跌打损伤的秘方,送给先生,万望笑纳。 耿爷一听立刻摇头:既是秘方,不可轻易向人展示,请阁下带回珍藏。谁知川岛淡淡一笑:秘方本来就是治病救人的,知道的人越多,救的人不也就越多吗?我还有其他几种秘方,改日带来给先生。川岛这番话,在耿爷心里掀起一阵涟漪。医家从来都把秘方视为生命,就是耿爷自己,可以施医、施药、施金钱,但决不会把秘方施与他人。川岛的话,让耿爷自愧不如。耿爷不觉在心里对他生出一份好感。

  从此,川岛就经常来耿爷这里登门拜访。每次来,他都不穿军装,完全是一副青年学者的儒雅作派。据川岛自己说,他十二年前毕业于东京医科大学,到中国后,一次偶然的机会领略到中医的神奇,从此便迷上了。

  因为既懂西医又对中医颇有研究,所以谈吐之间,川岛的不少见解都令耿爷有耳目一新之感。耿爷从中获益匪浅,渐渐地,也就真把川岛视为门生,悉心加以指点。

  以毒攻毒

  这天早上,耿爷正在前厅整理自己的行医资料,就见日军司令官龟田带着一队鬼子兵抬着副担架匆匆进来,耿爷一看,躺在担架上的人竟是川岛,他头肿如斗,蜷曲着身子,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原来川岛昨夜突然发病,鬼子军医给他打针、吃药折腾了一夜,却丝毫不见好转,川岛便要求将他送到耿爷这里来。耿爷立即为川岛诊脉,对他说:你现在的脉象十分杂乱,当不止一种病,除了急性痹症外,还有不明原因的肿胀。当务之急,先治痹症,减轻疼痛,然后再对付肿胀。你以为如何?川岛不住地点头:我信任先生,先生只管放手治吧! 耿爷又凝神细细思索一番,然后开了一个方子,让儿子去抓药,抓来后,又亲自下厨煎熬。正要端给川岛去喝时,儿子神色紧张地进来对耿爷耳语道:爹,鬼子在咱家门口设了岗哨,不准外人进,也不准咱家人出。耿爷心里不由一沉,看来治好川岛的病便罢,万一治不好,一家老小难逃一死。耿爷正要对儿子说啥,不料龟田后脚也走了进来,阴森森地对耿爷说:少佐如此信任你,你不会在这汤药里做手脚吧?耿爷冷冷回道:凡上门求医者,我都会尽心医治,更何况他还是我的学生呢! 龟田点点头:这就好!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曾给游击队长看过病,我们本来要抓你的,是少佐坚决不让,他说留着你不会影响我们的圣战,但杀了你世上就少了一个名医,所以你们全家才能活到今天。现在,你还坚持让他服这碗药吗?

  龟田这番话的言外之意,耿爷自然能听出来。其实,龟田的怀疑不是多余的,耿爷确实在药里下了毒,而且是草乌和乌头两种大毒,用量之大足以致人死命。但耿爷下这样的猛药,不是要川岛死,而是想救他活。依川岛目前的症状,耿爷认为只有用这种以大毒攻恶毒的办法博命一试。所以他稍一犹豫后,还是将药端给了川岛。

  果然,药服下后不一会儿,川岛就有了明显反应,汗如泉涌,全身骨骼啪啪作响,两袋烟过后,就沉沉睡去,等醒来时脸上已经完全没了痛苦的表情,只是肿胀如故。川岛拉着耿爷的手,感激地说:先生真乃扁鹊重生、华佗再世啊!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刺杀少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