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范缜和《神灭论》

  第188章 范缜和《神灭论》范缜(约公元450—515年),宇子真。他的祖先做过大官,到父亲时家道中落。范缜小的时候家里很穷,但他学习非常刻苦。同时,他也在逆境中锻炼出倔强、顽强的性格。 齐梁之际,佛教盛行,统治者对其大力宣扬。梁武帝公开宣称:道有96种,惟佛一道,是为正道,其余95种,皆为邪道。他宣布佛教为国教。皇帝都这样说了,百姓们就更不用提了,奉佛教如奉圣旨一般。一时之间全国的僧人、尼姑都身价百倍,不仅受人尊敬,而且个个吃得肥头大耳、袈裟光鲜。一年,天气大旱,庄稼颗粒无收,许多百姓都快饿死了。可是,皇上不仅不派人放粮赈济灾民,反而仍然耗费巨资修筑寺院。许多人就削去头发,男的当了和尚,女的当了尼姑。因为只要是僧尼便可住进宽敞明亮的寺院,吃得饱,喝得足,既然这样谁还肯呆在家中等着饿死啊!范缜得知这一情况,便知这不是长久之计。而且他早就反对佛家所说的什么因果轮回报应,对之深恶痛绝。所以他就直奔相府,即竟陵王萧子良府中。萧子良表面上是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在府中供着大批游手好闲的僧人,并且常常亲自为之捧茶奉果。实际上,他不过以此迷惑百姓,使百姓信仰佛教中的因果报应,安于现状,以维护其统治罢了。 再说范缜来到萧子良府中时,他正装模作样地与一大群僧人谈论佛理。一名僧人唾沫横飞地高谈阔论:“……人在前世、今世修行善果,来世便会富贵;反之,则会贫贱……” 范缜一听,未等他说完,便反驳道:“万物自生自灭,哪有什么因果存在?况且人死了,灵魂也便消亡了,更何谈前世、今世之说?” 竟陵王萧子良闻听大怒,心想范缜这不识抬举的小子又来搅局了。但是他知道信佛者,不可轻易动怒,更不可随意处罚人。因此他强压心中怒火,问道:“你不信世上有因果,那这世上贫贱之分又由何而来?” 范缜微微一笑道:“人生就像果树上的花,随风而飘。飘到万堂茵席之上,就是殿下您;飘到厕所里,就是下官范缜。”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而又比喻形象机智,萧子良哑口无言。范缜见状,便想趁机劝萧子良以国事为重,不要整天沉溺于佛事之中。可萧子良岂肯听他的?最后竟不理睬范缜了。范缜一气之下,回到家中,发奋著《神灭论》。想以自己之力扭转梁朝尚佛之风。 《神灭论》一开头写道:“神即形也,形即神也。是以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也。”意思就是说形体和精神不能分离,有了形体才有精神存在,形体消失了,精神也就无法存在了。这就是与佛教中“灵魂不死”的观点针锋相对的“形神相即”的观点。《神灭论》中另一个更为重要的观点就是形“质”神“用”的观点。范缜在书中写道:“形者神之质,神者形之用;是则形称其质,神言其用,形之与神,不得相异也。”为了通俗地说明这个观点,范缜还用刀刃和锋利作比喻。他说,刀的锋利离不开刀刃,没有听说过刀刃不存在而锋利单独存在的。因此哪能说形体死亡而精神单独存在的呢?范缜每晚伏案奋笔疾书,深入浅出地论述自己的无神论主张。 《神灭论》终于完成了,在当时社会上就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人们争相传抄。许多人不再信佛,这很快就使统治阶级感到了极大的恐惧。为了使人们重新成为虔诚的佛教信徒,更为了使自己能在所谓佛理的掩护下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统治阶级很快采取了行动。一天,范缜走在大街上。萧子良手下有名的善辩之士王琰迎面走了过来。他看见范缜,冷笑一声道:“范缜,你这个不孝之子,连自己祖宗的神灵在哪都不知道,枉为人子,还活个什么劲儿?” 范缜一听,也不生气。他知道王琰这是在故意挑衅。自从写了《神灭论》,这种事他碰见得多了。他瞅着得意洋洋、自以为是的王琰说道:“王大人,既然您知道您的祖宗神灵在哪,为什么不追随而去,也好孝敬他们呢?”王琰听了,脸红一阵,白一阵,用手指着范缜,连说了几个“你”,到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灰溜溜地走了。 其实这都是萧子良暗中指使的。他见硬的不行,便来软的。派王融以利诱之。 当晚,王融来到范缜家中。范缜和他平素也有些来往,所以范缜虽也明白他此来不会有什么好事,但还是以礼相待。二人寒喧了一阵,分宾主落坐。王融环视了一下四周,见范缜家徒四壁,便故作惊讶道:“以范兄之才,还屈居此屋,真是可惜呀!”范缜只微微一笑。王融见范缜不搭话,以为说中了他的心事,便附在范缜耳边故作神秘道:“范兄,小弟此来可是奉宰相之命前来。萧大人说了,只要你放弃你的那个什么‘神灭论’,他保你升任中书郎。到那时,范兄可是光宗耀祖,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呀!范兄……”未待王融说完,范缜忽然哈哈大笑。说道:“如果我范缜‘卖论取官’,此时何至于一个区区的中书郎?恐怕中书令、仆射也不在话下了吧?!” 这一席话,把王融说得无地自容,进退维谷,只好夹着尾巴回宰相府向萧子良复命去了。 萧子良软硬兼施,虽然都失败了,但他并不就此罢休。登上皇帝宝座后,他下诏发动总管全国僧侣的大僧正法玄及王公权贵64人,先后发表反驳《神灭论》的文章75篇,对范缜进行大肆围攻。他自己还亲自下了一道“敕旨”给范缜,即《敕答臣下神灭论》。指出从孔子、老聃、释迦牟尼都主张神不灭,范缜的“神灭论”说法违背经义,无法无天!范缜面对这种泰山压顶般的威势,毫不畏惧。他一方面“辩摧众口,日服千人”,另一方面又日夜伏案,写了一篇措辞严厉的《答曹舍人〈难神灭论〉》,尖锐地指出:祭天祭神祭祖先都是统治者借圣人之口来迷信说教人们的一种手段。范缜的《神灭论》是一部充满战斗精神的唯物主义杰作,是我国哲学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它不仅在当时的时代产生巨大的震动,对后代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88章 范缜和《神灭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